安小翊

上药

"啊!疼……小哥你轻点儿,要被捅死了……"吴邪觉得脑袋像针扎似的,生理泪水不受控制地流,想咬牙忍过,却还是没出息的撒了娇。

"忍一下。"张起灵一手托着吴邪毛绒绒的后脑勺,让他抬起头,一手拿着沾好膏药的棉签,轻柔又利落地给鼻道上药。

动作再轻也无奈药劲儿太大,这感觉好似在血肉翻起的伤口上撒点盐和酒精调味,酸爽得吴邪两眼直发黑,想晕过去了事又被迫保持清醒。

这种折磨持续了近两分钟,张起灵将棉签缓缓抽出,扔进垃圾桶,又抽出一张纸抹掉吴邪的眼泪,接着开始按摩。

力度满分,穴位精准,吴邪缓过疼痛,舒服的眯上眼,这时才发觉自己的眼睛微肿,想来肯定红了。

"小哥,这是意外,可能最近眼比较干,需要自行润滑...呸,湿润一下"

"吴邪,我在。"

吴邪听懂了,他在,疼就说,忍不了就哭吧,因为他在啊。

#旅行中的月亮#种种原因,今年中秋没有团圆,但祝我爱的人们好好的= ̄ω ̄=